自科里毒素至癌症免疫疗法的漫漫长路

2019-03-24 16:33:53 来源: 青海信息港

导语;我们该拿癌症怎么办?文章探讨了利用自身免疫系统抗癌这一途径。

关键词:癌症;免疫疗法;新药

取自健康供体免疫系统的人类T淋巴细胞(也叫T细胞)的扫描电镜显微图像。图片来源: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eases/Flickr

我朋友轻声对我说:“我父亲住院了,医生不确定病因,所以做了一大堆检查。”我们在焦虑等待各种实验室检查的间隙互相通话、发短信。当我听到最后诊断结果是转移性黑素瘤三、四期时,心里一沉。我朋友正慌乱地为即将到来的婚礼接听拨打着。时钟依然滴答滴答。而一个深呼吸后,我起身检查我烧瓶中的黑色素瘤细胞,它们在37摄氏度的保温箱中生长稳定。

我目前在研究生院就读免疫学专业的医学博士。在医学院,我着迷于免疫系统,那是一群极具适应力的细胞,其作用是识别体内异常,根除攻击性病原体,如病毒感染、肺结核,甚至肿瘤细胞。

早在19世纪晚期,医生们注意到体内主要用于抵抗感染的免疫系统,同时也可以攻击肿瘤,并杀死肿瘤细胞。癌症免疫疗法的先驱William Coley博士发现,术后受到感染的肿瘤患者较未感染的病人而言有更好的手术结果。他猜测这可能是由于感染激活了免疫系统,从而提升了应答强度。为促进病人抵抗癌症的免疫应答,Coley尝试向病人体内直接注射不同量的活细菌。虽然实验相当冒险,Coley仍然对超过1000名骨瘤患者进行了治疗,据报道这在很多病人身上都诱导了肿瘤的消退。

1892年,30岁的William B. Coley于圣诞聚会.图片来源: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尽管Coley博士的发现相当敏锐,其他肿瘤科医生却由于Coley使用的方法前后不一致而对他的发现不以为意,纷纷使用18世纪早期其他更激动人心的治疗方法,如放射疗法等。直到近一个世纪后,医生和研究人员才得到两个重要结论。首先,尽管肿瘤源于自身组织,免疫系统实际上可将其识别为异物。其次,免疫应答的增强可提升其他抗癌因子。如今,肿瘤科医生和研究人员面对着两大挑战:弄清不同肿瘤对应的最佳治疗方法,及为何一些肿瘤患者可以有更好的应答。

现今,一个肿瘤科医生对于癌症免疫疗法有多种选择。一些疗法激发整体免疫应答——也就是Coley想通过细菌注射达到的目的。另一些疗法更精准:抗体识别并与肿瘤细胞或免疫细胞的特定蛋白相连接,改善并针对免疫应答。甚至出现了一些肿瘤疫苗,可通过激活体内防御系统用于预防或治疗癌症。不幸的是,当前的治疗方法并不充足。超过八成的转移性黑素瘤患者在初次诊断的五年内死亡。

当我朋友的父亲病情加重时,我对于自己的工作越来越没有耐心。我曾经满怀希望地开始我的研究,相信总有一天可以得到下一个癌症免疫疗法。然而多年工作之后,如他这样的患者仍然在等待着这些疗法成为现实。为什么都研究了几十年了新的疗法还不能用在急需的病人身上,为什么需要如此长的时间?

自科里毒素至癌症免疫疗法的漫漫长路

在我最低落的日子里,每每实验结果并不如我所愿时,我感觉自己无比渺小。我要怎样才可以改善对癌症的治疗呢?更别提去治愈它了。

为确保未来病人的安全,临床科研人员通过多步或是多个时期试验一种新药。最终批准新药的环节,即三期临床试验,设计以验证是否新药比市场原有药品效果更好。癌症免疫疗法ipilimumab尤其值得注意,因为它是第一种与化疗相比体现出显著优势的药品,而化疗是在三十多年中始终是黑色素瘤患者的治疗标准方法。然而这种强有效的药品是一把双刃剑。正如化疗可对身体其他部分产生毁灭性影响,免疫疗法也有其副作用。比如ipilimumab激发免疫细胞消退肿瘤的同时,它的作用不仅局限于此。肠道、肝脏及皮肤的免疫细胞可能会攻击健康组织而引起严重后果。

研究进展和药物开发极其缓慢,人们很容易产生悲观情绪。然而,鉴于人们急需更好的疗法,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被迫修改了政策以加速批准黑素瘤的新药。伴随着开创性的研究,政策改变导致仅仅在最近五年中就出现了一波新免疫疗法。尽管我们还不能治愈黑素瘤,像我这样的研究人员正在试图弄清免疫系统与肿瘤相互作用的深入细节。然而现在我们知道免疫疗法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存期数月甚至数年。这足够使她的父亲牵着她走过婚宴的通道。

关于作者:Lee Hong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免疫学博士四年级学生。

(翻译:魏若妍;审校:侯政坤)

原文链接[科学美国人博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