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宙离任移动互联网理想留遗憾

2019-05-14 22:06:11 来源: 青海信息港

理想主义者王建宙只能把诸多尚未实现的理想,交给他的继任者了。

从2004年10月至 2012年3月22日,63周岁的王建宙在其服务7年的中国移动出的成绩单是:年度营业额从2004年的1923.81亿元扩大至2011年的5279.99亿元,净利润从420.04亿元增长至1258.7亿元。它以拥有6.5亿用户的极大优势,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市场体量、市值的电信运营商。

在22日上午对中移动高层的一次讲话中,王建宙以数度鞠躬来回应台下经久不断的掌声。功成身退是外界对他的普遍评价,了无遗憾是他本人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总结。

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王建宙是无比荣幸的,因为他正好赶上了移动替换固话的大趋势,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终究借移动大发展之势成就了自己;也有人评价王建宙眼光长远,乃至可以算一个理想主义者,因为他早提出了运营商要向互联转型,并作出了诸多布局和尝试。作为央企领导,推动这样的存在风险的变革其实是吃力不讨好的。

以现在的眼光来回看王建宙在中移动的七年,他不失为一个高瞻远瞩者他内心一直想把中移动打造成国际的运营商,数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建宙就提出运营商的挑战是来自互联的竞争,比如Google,比如苹果。

但是,体制缘由的也罢,央企宿命也罢,终我们看到,中移动在移动互联业务方面的尝试几经反复,卓望模式与基地模式的博弈,贪腐问题导致的进一步收权,让人们感觉中移动还在苦苦摸索。

这注定了,当王建宙离开之时,在他的成绩单背后,还留给中移动一张充满困惑的问卷:中移动在2008年之前营业额和净利润均能保持在20%上下的高增长局面,在2008年之后突然减速,年,中国移动营业额和净利润的增长率都已停留在个位数,去年的营业额增长为8.8%,净利润仅增长5.2%。

起了个大早,但走的步子其实并不算大。这是一位前卓望高层对中国移动转型移动互联的评价。王建宙的继任者将面临巨大的挑战,一方面,随着移动互联的兴起,运营商愈来愈面临沦为哑管道的威胁;另一方面,中移动的竞争对手们也开始凭仗3G迎头赶上,缩小差距。而移动寄予厚望的TD-LTE还未成气候。

攻城略地,快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理想者落幕之后,务实成为下一阶段中移动的主旋律。

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

很难简单给出一个判断,是中移动造就了王建宙,还是王建宙造就了现在的中国移动?

回看历史,2004年10月,56岁的王建宙从中国联通调入中国移动,出任中国移动通讯团体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随后兼任中移动香港上市公司董事长、CEO等职位。数据显示,当时中国的用户已到达3.3亿,其中中移动占据约65%份额,已经处于之势,尔后几年,也是中国人口红利在电信业行得以充分释放的几年。

不过,对刚上任的王建宙来说,2004年的时局仍有压力。据移动内部人士回忆,当时资本市场就对移动的后续增长看衰,由于中移动的用户增长和APRU增长已出现困境。

王建宙做出的个大胆举措就是押注农村市场。在城市市场接近饱和的情况下,他首先把眼光投向了更广阔的农村。虽然单个用户的消费金额有限,但降低成本之后,却能通过规模带来巨大的利润。

王建宙的这一建议当时遭到了公司内外的强烈反对,尤其是资本市场并不看好这1方向。但他终究成功推动了这一变革。事实证明,这位的眼光是正确的。中移动随即步入高速增长的快车道,与竞争对手拉开差距。

回顾中移动从2005年至2008年的财报,营收增幅都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分别为26.3%、21.5%、20.9%、15.5%。利润增速则更快,达到了28.3%、23.3%、31.9%、29.6%。

中移动由此一路成长为全球用户量、市值的运营商。2007年,其利润超过了国内其他电信运营商的总和。一家独大,是对当时中移动地位贴切的形容。

王建宙是属于视野非常开阔的领导,热爱与外界的沟通,有战略眼光。一位移动内部人士告诉。王建宙任期内倡导的KPI文化,对数据增值业务的开放发展,都在当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在战略布局上移动竞争对手数年。

移动互联之憾

向移动互联方向转身,既体现了王建宙的眼光,也纠结了诸多关于他功与过的争辩。

王在任期间,互联转型是其思考多的问题之一。如果说中国移动业务的飞速发展,是由于顺应了移动替代固的行业大趋势。那么王建宙其实很早就注意到,移动互联新业务替换传统的短信、语音业务的下一个趋势正来势汹汹。

中移动对数据业务,对移动互联发展模式的探索,其实自王建宙上任起就没有停息。2005年是一个分水岭,当时还是SP的壮盛时代。一名前卓望高层告知。当时流传着这样的段子随便开个SP公司,雇个几号人,一年就能净赚几百万,多的能赚上千万元。

但由于SP太多太杂,各种违规现象和消费者投诉让移动下定决心要整顿这一领域。同时,开始探索自己在移动互联上的业务模式。当时移动就做了两种探索,一个是半体系外的卓望,一个是体系内的各大业务基地。前述人士表示,其实这两者是同时进行的,并非人们认为的先卓望模式再转而发展基地。

应该说,移动的自有业务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远远超越其他竞争对手。比如报、飞信、音乐彩铃等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展。

另外,在苹果App Store模式改写移动互联的价值链以后。王建宙又率领中移动推出了运营商中的应用商店Mobile Market,当时是2009年。随后电信和联通也跟进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城。

可以说,王建宙在移动互联方面布局的眼光要早于其他竞争对手至少两年。但遗憾的是,跟非运营商的竞争者(如苹果、Google、腾讯)比起来,移动的步伐仍不够快。特别是近期中移动腐败窝案的揭穿,更是让中移动发展互联和数据业务产生了不少顾忌与阻力。

事实上,自2009年底中移动原党组书记张春江案发后,中移动风波不断。四川音乐基地负责人李向东、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中国移动数据部副总经理马力、卓望CEO叶兵等都陆续涉案被查,直到长时间分管数据业务的中移动副总鲁向东也于2月底被检察院带走调查。

其实回头来看,还是制度体制的因素。前卓望人士说,比如体系内做的话,还是按照招标走流程的运营商思维。另外,由于KPI文化的存在,数据业务的考核被写入到KPI的指标当中。一方面让地方发展移动互联业务的积极性大增,另一方面导致乱象也开始出现。

王建宙的风格倾向于战略布局、制定方向,对下面的具体事务,放权比较多。内部人士评价说。地方大员手握重权,又缺乏有效的制衡,于是出现了SP/CP公司对体制内的腐败。

王建宙在任后期,中移动大象快跑背后问题也开始逐步显现。特别是伴随监管部门出于竞争斟酌的有意平衡,电信重组、3G发牌等行业政策的大变化都有制约中移动之意。

中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无疑正在受到挑战,从2009年开始,中移动无论是在营业额还是净利润上,增长幅度都已经跌落10%以下。

守业时代?

政策等外部环境的影响确实对中移动的增长造成了阻碍,竞争对手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电信分析师付亮告知,但他认为移动并没有走下坡路,而是由高速增长期变成稳步发展。

3月22日,就在中移动宣布王建宙退任当天,它的竞争对手中国联通()发布2011年事迹报告,联通在2011年的收入达到了2091.5亿元,同比增长22.2%,增速居行业首位。

事实上,在外部环境大变的情况下,中移动以前一路高歌猛进大发展的条件已经不复存在。优势的2G用户趋于饱和,中移动TD-SCDMA的产业链落后于其他竞争对手的3G制式,4G的TD-LTE又方兴未艾,政府仍未放松对中移动的非对称管制。

所以在一位内部人士看来,现任总经理李跃的风格或许更适合现在移动所面临的环境。王建宙卸任之后,董事长兼党组书记奚国华、总经理兼上市公司CEO李跃称为中移动的领导核心。

事实上,在王建宙逐步退居后台的过程中,李跃已开始了对中移动的一系列调剂。这项被业内人称为李跃新政的改革开始让中移动倾向于更加低调、务实。

在移动内部员工眼中,李跃升任总经理之后,做的项工作就是收权。

特别是在数据业务方面,李跃把与卓望的合作模式由收入分成改为固定劳务费的外包。另外,加码中移动自有的9大业务基地,把飞信、12580等业务收为基地直接接管。

在TD-LTE的发展上,李跃也更加务实。一方面继续推动之前王建宙在国际化方面的合作,推动TDD与FDD的融会。另一方面,积极寻求和地方政府在无线城市方面的合作。

而接替王建宙董事长职务的奚国华,曾任工信部副部长。内部人士称,奚国华的风格也很是强势,对发展移动互联,推动中移动GSM、TD-SCDMA、TD-LTE与WLAN的4融合等方面有清晰的战略。

无论如何,中移动目前仍是全球的运营商,但竞争对手们正在通过3G的发展迎头赶上。如果说大象快跑是王建宙任期的形容,那么大象调剂步伐之后,如何保持稳步的增长,守住中移动业已建立的行业优势地位,这将是继任者需要交出的答卷。

经期延长喝什么好
血瘀型经期延长怎么办
气滞血瘀型痛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