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多岁老人自称开过金矿如今捡破烂为还债

2019-10-13 06:28:44 来源: 青海信息港

  八十多岁老人自称开过金矿 如今捡破烂为还债

  这个老人自称开过金矿赔本后又被原来单位开除中年先丧子后又丧妻如今捡破烂为还欠战友的债。

  友一条微博激起千层浪有人同情有人称其博同情

  近日,友@时过境迁lo发微博称,在南院门老市委对面发现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露宿街头,“老人为了给爱人治病卖了房子欠了很多债,可爱人还是去世了,唯 一的孩子出车祸也离开了他。老人以捡瓶子为生,老人说‘给医院把债还完了好闭眼离开这个世界。’冬天马上就要到了……”该微博发出后,引起许多友跟帖。

  用户:我家就在南院门芦荡巷居住,经常见到这个老人,这个老人嘴里没一句真话。老人说他以前是陕南林业局的,来西安是为了打官司解决养老问题。这次又说是为了筹钱还款。他这么说无非是为了博取大家的同情,请大家不要被假象迷惑。

  粗略统计了一下,除了两名友的质疑,大部分友都对老人表示了担忧,友MOMO-SWEET就说,“看评论简直……没事人谁愿意天寒地冻睡外面?”还有一些志愿者在组织大家一起去看望老人。

  对于质疑,老人这样解释:曾下海开金矿赔了后被单位开除

  实情到底是怎样的?《阳光报》于10月29日下午三点就去了老人所在的地方,但是一直到晚上八点半,都没有见到老人,据周边的人讲,因为近市容检查,老人捡瓶子一直到很晚才回来。10月30日一大早,才见到这位老人。

  “睡水泥地上冷不?”“不冷,我耐冻,我原来当兵在内蒙古待过,那里零下几十度我都没事。”“那生病了咋办?”“不生病,有小毛病自己扛一段时间就好了。”

  中年丧子 两年后妻子又患上食道癌去世

  在海南开金矿四年,回到家已经物是人非,妻子儿子都在这四年中相继离他而去。1986年,杨学荣26岁的儿子在汉中镇巴老家的林区开车拉材料时,不幸出车祸身亡。还没有从中年丧子的伤痛中走出来,没过多久,杨学荣的老伴又因为伤心过度,整日吃不下饭,后来被查出患上了食道癌。

  “她住院做手术看病花了好多钱,是亲戚送她去的医院,欠了医院将近三十万元,她不想拖累我,趁医生不注意把针管子拔了。那是1988年,那时我还在海南。”老伴去世后,杨学荣生意也赔了,只能回到老家,为了给医院还债,他卖了家里的房子和家具,还从亲戚和战友那里东拼西凑了一部分,“我现在把医院的钱还清了,还欠战友十八万,他虽然说我有就还,没有就不还了,但是我始终觉得欠着别人的。”

  在西安打过工现在年纪大了靠捡破烂为生

  2000年,已经70岁的杨学荣来到西安打工挣钱,他在小南门附近的一家餐馆找了份工作,干了四年多老板便不再雇用他,理由是他年龄太大。杨学荣说,他想找活干,可是人家都嫌他年龄大,“我说给人家扫地都没人要,我只能捡破烂。”

  老人说,近瓶子的价钱又低了,一个只能卖四五分钱,这样一天平均下来只能卖几块钱,也仅够填饱肚子。“几块钱吃一天能吃饱吗?”老人说他年龄大了,吃得少,卖的钱多了自己就吃碗面,卖的钱少了就买几个包子就着水吃,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问及平时在那里捡瓶子?老人说:“我年龄大了,腿也不好,跑不动,就在附近粉巷、钟楼捡瓶子,不像人家年轻的小伙,跑的地方多,捡的破烂也多。”杨学荣说,他一般下午出去捡瓶子,有时候凌晨两三点才回来,“年龄大了没瞌睡,多捡一会儿兴许还能多捡几个瓶子呢。”

  老人称,等把欠战友的钱都还上就能闭眼了

  说起当兵的经历,杨学荣想起了他的战友,他能清楚的记得如今他们在那个单位甚至那个岗位,他感慨自己如今落魄的境地,他说:“我有时候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活得没意思,我吃过安眠药,有一次吃了二十多片,睡了一觉起来居然没事,醒了后我就觉得我不能死,我要把欠我战友的钱还清了,我死了才能瞑目。”

  因为前年丢了,老人把战友的号码弄丢了,但他至今能清楚的说出战友的名字及工作单位,并称现在很少联系了,因为靠捡瓶子根本还不上这些钱,他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但是他表示仍会一直坚持。谈起以后,老人又笑了,他说要不是欠别人的钱,自己早走了。

  随后联系了老人的所在单位陕西省宁东林业局,一位知情人士称,“老人以前确实是单位的员工,但现在已经不是了,他们曾经登报找老人未果后才给其办了自动离职。”想过回老家吗?问,老人摆摆手说,“倒是想回去呢,落叶归根嘛,可是我的户口还在单位,没法回啊。”

  沿街采访老人获一致好评

  随后也沿街走访了一圈,询问了周边一些人对老人的看法。

  在老人隔壁美容院上班的李女士说,她和老人很熟,认识有一年的时间了,她说老人很乐观,很爱干净,而且从不乞讨,都是自己捡瓶子来维持生计。“他那没有炉子,没有取暖的地方,所以我们有时候会给他送饭,他特别感恩,很多时候,我们都看到他就着凉水吃馒头,看着很心酸的,谁家没有老人呢,别人给他钱他从来都不要,他说他不是乞讨者。”

  一旁衣服店的店员小孟也告诉,在她印象中,老人每天都会把自己睡的那个台阶上拖干净,不仅如此,还会把周围店的台阶捎带上拖了。“每次看到他都能想到我的爷爷,挺可怜的。”

热菜
诗歌大全
学龄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