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插柳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39:37 来源: 青海信息港

1.  凌晨5时左右,王涵做了一个梦,居然把自己吓醒了。  梦里,王涵是走在大街上。迎面跑来许许多多小狗,各式各样,颜色各异,呜哇乱叫。王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茫然地望着它们绝尘而去,然后摇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这时候,王涵觉得不对了——总迈不开腿脚,总有什么扯着自己左边的裤脚,王涵扭头去看,惊呆了。  一只小猪。一只粉嘟嘟、胖乎乎的小猪。它哼哼着,紧紧咬住王涵的左裤脚,还仰着脑袋,瞅着王涵的眼神,流露出不容置疑的决心:“我就不让你走!”  王涵一点儿也没有感到这只粉嘟嘟、胖乎乎的小猪可爱,相反,它让他惊骇极了。  王涵一下子醒来。王涵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狂跳不已。    2.  那只小猪的眼珠子真亮。  王涵起床后,刷牙洗脸吃早点的同时,一次又一次想起小猪那乌溜溜、亮晶晶的眼珠子。王涵想,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梦。以至于在咬着一口馒头还没下咽的时候,笑出了声。  妻子惊奇地瞄了王涵一眼,鼻子一哼:“你发啥神经呢?”  王涵看着妻子,还是在笑:“不是。我告你啊,我梦见一只小猪……”  还没说完,妻子打断了他的话头:“一只小猪啊,我以为你梦见一块金砖哩。”说完放下饭碗,起身坐到梳妆台前打扮去了。  王涵只得轻叹一口气,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肚子里。    3.  王涵几乎是踩着钟点走进了办公室。进门件事,他习惯地打开电脑,然后收拾清理桌子,坐下来,闭上眼睛养一会儿神。同时,不误跟进来出去的小年轻逗几句趣儿。  一天就在这样轻松、平常、规律的氛围中,拉开了帷幕。  电脑自动启动程序已经完成。王涵按序打开江山文学网、163邮箱、新浪博客。  如今,网络发展日新月异,其飞快更新的速度令人咋舌。自从去年通过好友介绍走进江山文学网以来,王涵便从林立众多的文学网站里,选中“江山”这个名字相对要大气的网站,作为自己的主阵地。注册进驻“江山”后,王涵便习惯了每天首先进“江山”逛上一圈。尤其是,前些时候,由网站总编提议,王涵做了小说栏目的副主编。这样一来,王涵在“江山”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就更多了。  近来公司手头的活并不紧张,作为公司文案,王涵有足够的机动时间供自己掌握。  王涵先浏览了一番“江山”首页,接着点开飞笺查看,并有选择地做了回复。  网易邮箱里有一份新邮件,是《安徽文学》的复函。意为几天前王涵投稿的短篇小说《风尘》,已经通过编辑审核,业已进入主编审核阶段。王涵在回复中,向编辑表示了真诚的感谢和问候。  接下来,王涵在博客里写下了凌晨那个怪异的梦。  再一次凝视那只小猪乌亮的眼珠子,王涵脸上挂上了一丝笑意。    4.  王涵接触网络,始于2005年。一开始,他连开机关机都找不着门道,是名副其实的“菜鸟”。至今他仍然记得,一开始学习电脑,自己翘着指头,学习打字,一个字一个字往出蹦的情形。几年下来,他已经能够很熟练地打字,处理文档,收发电子文件,浏览各种网站了。王涵没有想到,将近50岁的自己,还这么具有可塑性。真的,网络使他越发充满了自信心。这是王涵引以为豪的。其骄傲的程度,不亚于他写出一篇颇为得意的小说来。  很多时候,他感觉自己是生活在三个世界里:现实世界、小说世界和网络世界。究竟自己此刻置身哪个世界?王涵一想就迷惑。因为这三个世界老是纠缠、打架、混杂,王涵可以在同一时间做这三个世界里的事情。就是说,既处理公司的工作和生活中的杂事,又构思小说情境,还琢磨着“江山”的一些事务。邪门儿的是,在做这三个世界里的事情时,王涵一点也不乱,丝丝入扣,井井有条,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王涵说不清这三个世界的交织,究竟是充实成就了自己,还是连累拖垮了自己。王涵已经不止一次意识到,不定什么时候,不定做着什么事情,脑子会那么晕厥一下。一秒两秒钟的事情,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经历得多了,他知道,肯定不是假象。自己的身体真的是有什么需要注重的地方了。但是,尽管如此,王涵往往还是忽略了,自以为不急,并没有真正注重起来。    5.  王涵闭目凝神,开始在脑子里过电影。  与江山有关的一些大小事务,一一在他脑海里闪过。  近江山举办的“爱情”征文应该提早进入筛选甄别环节了,否则后期时间会太过紧张。  王涵在记事簿上记了一笔。  关于敏感题材进入小说。前几天有个作者投来的小说,内容涉及敏感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征得总编同意,王涵执行了退稿。事后,作者三番五次解释说那都是真实历史,是客观存在。质问为什么不能表现?是啊,再真实的题材,一旦涉及敏感,就不能随心所欲。毕竟,一定的规范和原则,还是需要注意的。王涵想,就这个敏感题材进入小说的问题,有必要在江山作者中认真讨论一下,求得共识。相信持有这位作者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回头先跟小说主编谈谈吧。  王涵又记上一笔。  自己做的实验小说系列,也该更新了。  王涵再记上一笔。  还有抄袭问题,虽然三令五申,但是屡禁不止。无论是在现实中的报刊杂志,还是网络平台,抄袭是一种令人深恶痛绝的现象。这种不劳而获的行为,足以证明这些人根本不把别人的精神劳动当回事,也根本体会不到自我创作所拥有的无限快乐。通过此举,他们无非想做自我标榜:看,我也会写!看,我写得多漂亮!就说在江山吧,或许一些文章会作为“漏网之鱼”被发表,被推荐,甚至被评为精品,这更能满足这些人的虚荣心。当然,也不排除个别人有着利用江山特有的VB兑换制度企图发点小财的居心。也有人认为,他们愿意抄就让他们抄去吧,关键是你能不能写出好文章来,关键是人家愿意不愿意抄你的,我的文章还巴不得让人抄呢。有人抄,说明咱的文章好,也算是给咱义务做宣传广告吧。其实,事情不是这么简单。问题是,这种行为的自由泛滥,不仅损害了文章原创作者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给作者带来了伤害,也给网站文明健康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决不可听之任之。需要在全体编辑中明确“打假”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需要大家一起来呼唤尊重他人意识,呼唤原创写作,诚信写作。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重视就能解决的。事情只有不再是单人匹马的事情,才有望取得良好成效。  王涵梳理着思绪,简要记着,并在“单人匹马”四个字下面加了着重号。  另外,应该跟新来的一位小说作者沟通一下。这个叫叶城的家伙,小说写得挺漂亮,就是不注重细枝末节,作品中老是出现错别字。对于精品写手来说,这样的低级错误是致命的。你的小说再好读,不到10行就出现将近10个错别字,你想想看那是什么效果?可是不行,王涵已经在其作品后跟帖,或者飞笺,做过多次提示了,他依然我行我素,这就十分令人头疼。说实话,网络上这样的写手很多,一点也不注重自己的文字质量,一点也不懂得尊重自己和尊重别人。这一点应该引起写手们的广泛注意。再者说了,精品就是江山的脸,精品代表着江山形象。越是漂亮文字,越应该注意精益求精,这样才无愧于精品之称。王涵琢磨,要不设法得到叶城的QQ号,通过有意无意的聊天交流,或许能促使他意识到这些“小毛病”的大危害?另外也可以在小说创作方面彼此做有益交流。想到这里,王涵便给叶城发了一个飞笺,明确告知其自己的QQ号,并表示了愿意与其进一步交流的初衷。    6.  接下来,王涵打开小说栏目,开始逐篇阅读那些新发表的篇目。该主编推荐的,主编推荐,该精品推荐的,精品推荐,并随时把阅读感受跟帖在作品后面。这种过滤阅读,已经成为王涵每天的必做项目了。通过这样的过滤阅读,王涵不仅体悟到一些佳作的好处妙处,而且对一些小说作者有了更进一步的把握和了解。  很显然,王涵已经能够游刃有余地做这一套网络编辑工作了。当然,王涵不会忘记,自己一开始着手这项工作时,手忙脚乱、顾此失彼的情形。多亏了总编和小说栏目主编两位先生以及编辑队伍里其他朋友的倾力帮助,悉心指教,王涵才逐步找到了门径,步上了正轨。  当看完“静静的流水”写的一篇小说后,王涵忽然心有所动。他想,这位“流水”,小说写得好,文面也干净。要不,联系一下,看其是否愿意加入江山小说编辑队伍?王涵始终认为,逐步充实、强化、巩固编辑队伍,对于江山的长远发展,实在说,也是一桩不容小觑的事情啊!  王涵先给小说栏目主编飞笺,提议对“静静的流水”作加入编辑队伍前的例行考察。    7.  利用闲暇,王涵完成了一部中篇小说,有5万余字。小说的名字叫做《一只粉嘟嘟的小猪》。王涵在那个梦境的基础上,作了广泛深入的联想与延伸,到后来,搞得连他自个儿也分不清了真假,以为自己的生活里真的有这么一只粉嘟嘟的小猪呢。意识到这一点,王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王涵把初稿拿给妻子看,妻子看了直撇嘴。王涵问怎么了,她说:“不过瘾。”  王涵就再改。虽然妻子只是一个幼儿园园长,平常除了忙她的孩子们,就是忙这个家,不怎么见她看小说,估计她也不怎么懂小说,但是她却总能说到点子上,这让王涵觉得挺邪门儿。尽管邪门儿,王涵相信她说得在理。所以对于她的意见和建议总是言听计从。  手忙脚乱改了一遍,再拿给妻子看。妻子微微点头:“好多了。”王涵踏实了。他想,妻子总是严格要求他的,能够得到这样的评语已经是他的福分了。  兄弟文学网站“剑湖”与“江山”一起举行“新创作”小说大奖赛,恰巧赶上王涵这部中篇脱稿,王涵便趁兴投出去了。    8.  这天一上班,王涵打开“江山”飞笺,发现其中有一条是一名小说作者要求置换稿件内容的。作者青云说,已对小说做了较大修改,考虑到是王涵编辑编发的作品,所以希望王涵编辑能够理解,并予以置换,具体修改稿附后。  王涵看了看,全文两万余字,要置换的话,需要重新审读。一些语病、错别字、不规范的标点符号,当尽量避免出现在发表的文章中。这并不仅仅是作者想的置换一下那么简单。这需要时间,以及精力。你重新审读,务必要加大审稿量,时间、精力都是挑战。尤其是对于临近50岁的王涵而言。事实上,这样的置换工作,王涵已经做过多次了。王涵没有迟疑,开始从头阅读作者修改后的小说。  王涵心想,也许作者不会知道,他是通过把文章复制粘贴到Word文档里看的,这样一来字号可以大点,方便已经有些老眼昏花的他审读,二来不规范的标点符号可以及时替换,三来方便保存,避免因为停电断网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9.  王涵病了。  坐在办公室看稿的时候,王涵忍不住一阵一阵的恶心,头晕。他想起身倒杯水喝了压一压,但是一往起站,身体便晃了晃,险些栽倒。他赶紧抓住一旁的椅子。  同事小李正好走过来,扶着王涵坐下,给他倒一杯水,说:“看来你是太劳累了。”  王涵感激地看着小李,说:“也没做什么呀。你忙去吧,过会儿就没事了。”  看着走开的小李,王涵寻思,莫非又是自己那晕厥的毛病犯了?不过又不大像。以前不恶心的呀。要么就是自己的老胃病又来捣乱?有可能。回头买盒吗丁啉吃吃看。  坐在电脑前没多久,全身汗湿。王涵觉得自己不能硬撑着了,于是在一旁的沙发上躺下来。  晚上回到家里,王涵继续审读那篇小说。正读着,王涵就觉得不对劲,肚子里有东西一个劲往起涌,浑身一下子大汗淋漓。  王涵关了电脑,摸索着走到床边,扯被子躺下来。  王涵把双手压在肚子上,感觉好点儿。  屋门开处,妻子下班回来了。一进门,妻子惊奇极了:“咦,今儿咋没开电脑?”  王涵有气无力地说:“还电脑呢。你先到外面给我买一盒吗丁啉吧。”  妻子转身出去了,王涵伸手取过手机来,给小说主编发了一个短信,告知其自己的病况,栏目事务暂时请其打理。    10.  王涵请了一周病假,安心钻在家里休养自己的胃。  公司承办的报纸上有一个叫“游客天地”的栏目。几年来,通过网络,王涵结识了天南地北众多文朋诗友。这些热心朋友的诗文,经过王涵的选择、与作者的联系沟通,源源不断地从网络上走到了“游客天地”。然后,通过邮局,又走向全国各地,让更多的读者欣赏、流连。每每在网络上发现适用的稿子,王涵都十分开心。他认真做了跟帖回复,给作者飞笺或者QQ留言。同意发表的作者会提供通联名址和邮编,甚至还有电话。王涵专门做了一个“作者通联登记册”,网名、真名、地址、电话等等。都按省、市、自治区分别收入,以首字母排序,条理明晰,看起来很方便。截止到现在,王涵已经同包括“江山”在内的多家文学网站近200名作者保持友好往来关系。常常就有作者打来电话,或者在QQ上询问,近期是否刊登了自己的稿子,或者是否有新报纸寄出。有的作者一直收不到报纸,王涵就设法会同邮局等相关方面,疏通渠道,使作者能够在尽早的时间看到自己的文章。   共 1096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囊囊肿的检查诊断方式
昆明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云南哪里治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