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介寿院士全世界研究肠子时间长的人图

2019-06-09 10:43:50 来源: 青海信息港

婴儿反复发烧
婴儿反复发烧
婴儿反复发烧

“黎民百姓在心中,介以医道赋情浓,寿高自是天为报,神州留名义更浓”。这是一位书法家赠送给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副院长黎介寿的作品;这是一首味道浓浓的“藏头诗”,将每一句头一个字连起来念,就是“黎介寿神”。

黎介寿“神”,神在他虽年届90高龄,仍然是“拼命三郎”,每周要上6天班,到手术室指导开展两三台手术,上院士门诊、查病房;神在他钻研医术“一根肠子走到底”,被国际上公认为“全世界研究肠道时间长,有成就的人”;神在他花甲之年与猪相伴5年,打破亚洲小肠移植零纪录,填补医学空白;神在他行医60多载,完成2.1万多台手术,把万千患者从死亡线上抢了回来,收到表扬信和锦旗1.4多万件。

1

有这样的医生,是我们老百姓的福气啊。——病人女友的话

病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医生就要使尽全部力气。——黎介寿的话

1924年出生的黎介寿,是湖南浏阳人。他和哥哥黎鳌、弟弟黎磊石,都是医疗界泰斗,都跻身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行列。黎氏三兄弟,演绎了世界医学史上的传奇。现在,黎介寿是三兄弟中健在的。他在30年里20多次递交入党申f请书,终于在5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黎介寿对待病人像对待自己的亲人,“挽救病人的生命,是医生的!”2010年11月,湖南常德青年刘炳炎和女友李立平正在筹备婚礼,却突发重病:刘炳炎患上了急性胰腺炎。仅仅2天,胰腺脓肿、破裂出血,多次出现呼吸困难和休克症状,当地两所大医院先后下了12次病危通知书。

上的一条信息,让这对苦难的年轻人看到重生的希望:南京总医院黎院士和他的战友,治得了这个病。但胰腺炎患者转运时间不能太长,途中不能颠簸,只能用空中转运。黎介寿的学生、重症胰腺炎专家李维勤在中相告:到南京可以治,但转运风险大。

经联系,SOS国际救援飞机于2011年1月24日飞到长沙,可刚把刘炳炎搬出病房,他的各项生命指标就直往下掉,无法送上飞机。就在李立平几乎绝望的时刻,南京的来了:“我是黎介寿,病人还有希望,建议让飞机再等一等,只要病人的体征有好转,就赶紧送过来!”。原来,黎介寿长时间与湖南当地医院上会诊后,判断病人“有救”。

院士的决心,感动了SOS国际救援组织的工作人员,他们破例免费让飞机在长沙等候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奇迹出现了,刘炳炎的病情有所稳定,医护人员把他抬上了飞机。救援飞机飞抵南京,黎介寿已在重症病房门口等候。

入院第三天凌晨,刘炳炎突发腹腔出血,生命垂危。瘫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李立平濒临崩溃,突然听到楼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年近90岁的黎介寿一路小跑赶了过来,直接走进手术室……手术取得了成功,刘炳炎再一次战胜了死神。5天后,刘炳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黎介寿俯下身子轻轻地说:“孩子,你已经闯过难关,一切都会好起来。” 李立平每每回忆起那些个日日夜夜,就会动情地说,没有黎院士的一片爱心,刘炳炎的命早就没了,“有这样的医生,是我们老百姓的福气啊。”

“病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医生就要使尽全部力气。”在黎介寿看来,病人有1%的希望,就要尽100%的努力。为了病人,黎介寿就是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累也在所不惜。一次,一位肺癌病人突然窒息,黎介寿不顾危险,口对口为病人吸痰,病人转危为安,但黎介寿自己的咽部却发生了严重感染。2008年冬天,黎介寿住院接受肠镜检查,准备手术摘除息肉。就在这时,一个需做小肠移植手术的病人有了供体。结果黎介寿顾不上自己的手术,从病房里出来,就和学生们上了手术台。

2

黎介寿给我开了这么多刀,还是这么个结果,我真想一枪毙了他。——老将军的话

只要能治好他的病,就算把我毙了也没啥。 ——黎介寿的话

黎介寿常说:“在医学这条道上要想有所成就,要想挽救更多的病人,医生就得敢于冒风险、担。”上世纪60年代,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将军多处肠瘘,黎介寿受命为他治疗。因病情复杂,加上当时治疗肠瘘还处于探索期,手术进行了多次,效果不大。这位老将军很生气,把手枪压在枕头底下说:“黎介寿给我开了这么多刀,还是这么个结果,我真想一枪毙了他。”有人建议保守治疗,但黎介寿却坚持进一步手术治疗:“只要能治好他的病,就算把我毙了也没啥。”终,黎介寿成功治愈了患者。老将军康复出院之际,握着他的手说:“你是一个合格的外科医生,我错怪你了。”

2002年9月,南京发生一起重大中毒事件,大批病人被送至南京总医院,现场组织抢救的军地领导心急如焚。黎介寿快速检查病人出现的中毒症状后说:“是毒鼠强中毒!”院士的话音刚落,一位学生跑过来提醒:“检验结果还没出来,这么早下结论,万一判断失误,会对您的院士声誉有影响。”黎介寿回答道:“我的院士头衔是人民给的,与群众的生命相比,院士的牌子能值几个钱?”他手一挥:“能站着的,分流到其他医院;躺着的,留在总院!”院士的判断,立即被通报到各家收治医院。两小时后,检验结果果然是“毒鼠强中毒”。黎介寿把巨大的风险留给了自己,硬是从死神手里抢下两个小时的宝贵时间,使数以百计的中毒病人获救。

从上世纪70年代起,黎介寿的手术对象大多是已经在其他医院动过“一刀”“二刀”甚至更多次手术的患者,干的都是“擦屁股”的活,救治难度和风险自不必说。但黎介寿从不会把病人推到门外。

患者杜志伟由于受腹内巨大肿瘤、多发性息肉和肠瘘折磨,4年来没吃过一口饭,瘦得不成人形。他拉住黎介寿的手:“求您让我再吃一顿饭。”黎介寿的眼睛湿润了。他深知,满足病人这个“小小的要求”有多难!如果摘除被小肠缠绕的巨大肿瘤,病人很可能会下不了手术台。

对病人说不,黎介寿做不到。在8次胃肠道检查之后,黎介寿发现,患者的两截小肠可绕过肿瘤实现对接。手术成功了,两段小肠被黎介寿神奇地接通。小杜能吃饭了。黎介寿亲手将香喷喷的白米饭一勺一勺地喂到小杜嘴里……

千方百计为病人着想,是黎介寿做医生的准则。2007年初,他带一名学生到南昌出差,约好第二天返回南京为一名病人手术。但因突遭暴雪,当天航班取消,火车票也已售完,学生劝他推迟一天再走,或换个医生做手术。黎介寿说:“承诺的事一定要做到,何况病人托付的是生命。”在火车站,他让学生做了个牌子举着:“危重病人等待手术,急需两张南京车票。”在好心人帮助下,他们挤上了列车,连夜返回南京,按预定时间为病人实施了手术。

3

黎爷爷,我还小,我不想死,求求您救救我吧……——13岁少女的话

患者托付的是生命,我们研究就是要拼命。 ——黎介寿的话

黎介寿的精湛医术,来自于他的勤奋好学和刻苦钻研。南京总医院普通外科大楼门前的78级台阶,他攀登了近半个世纪。从1968年进入这幢大楼工作至今,黎介寿数十年如一日,像攀登台阶一样,攀登医学高峰,在肠道疾病研究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亚洲”“世界”,先后获得46项科研成果。

1985年一个深夜,一个13岁的小姑娘因腹腔大出血,大部分小肠被切除,剩下的肠子两端不能吻合,靠血管钳夹着抬进了南京总医院。姑娘的父亲一见黎介寿就下跪道:“救救我的女儿,给她接段肠子吧,要不,把我的肠子给她!”然而,小肠移植是全世界都没有攻克的难题,黎介寿也是束手无策。小姑娘苍白的脸上泪水横流:“黎爷爷,我还小,我不想死,求求您救救我吧……”

那一夜,黎介寿把自己关在空荡荡的病房里,花季少女临终前哀求的眼神,像锥子般深深刺痛他的心。年逾花甲的黎介寿,决意攻克小肠移植这个世界性的难题。

黎介寿将铺盖搬进动物实验室——猪圈,开刀、观察,不间断记录和分析动物实验的每个数据。实验室内到处散发着刺鼻的粪便味道。因为条件简陋,没有空调,黎介寿和学生们夏天挥舞着蒲扇,为猪驱虫消暑,冬天拎着煤炉,为猪生火取暖,学生们心疼地称他为“猪爷爷”。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4年多时间。

1992年2月14日,经过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不懈努力,黎介寿终于在亚洲首次取得猪同种异体小肠移植的成功。1994年3月12日,年届七旬的黎介寿走进手术室,为患者杜新平进行小肠移植手术。经过7个小时的紧张手术,一段2.5米长的异体小肠移植到患者腹腔内。杜新平获得了新生,亚洲首例小肠移植在南京总医院获得成功。如今,在黎介寿和他的团队努力下,南京总医院成功开展的小肠移植手术,占全亚洲一半以上,相关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患者托付的是生命,我们研究就是要拼命。”在黎介寿眼中,科研攻关是探索未知的崇高事业,就是要攻坚克难。2011年1月,黎介寿领衔研究的“肠功能障碍的治疗”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该年度全国医院系统的一等奖。世界外科专家、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德瑞克对黎介寿说:“先生是全世界研究肠子时间长的人,了不起,我敬佩您。”国际权威学术机构、欧洲肠外肠内营养学会主席森格教授称赞:“黎介寿开创的事业,对治愈肠道疾病具有革命性的意义。”- 本报 江跃中 通讯员 潘正军

北京“红顶中介”一律摘帽子 非法定中介服务全部取消
奉贤区7月17日菜场主副食品价格监测表
热门演出一票难求 高价黄牛票出自正规票务公司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