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如梦令第二百五十章到了该二百五的时

2020-01-21 21:37:25 来源: 青海信息港

晴雯的如梦令 第二百五十章 到了该二百五的时候,方才二百五

老张对大家伙说:“要知道,我们御林军做事,并不是完全照章办事的,如果需要,我们是会灵活变通的,在做事的方法上是可以自由选择,并自由发挥……”

正当大家伙等待老张作为头儿真正拿出杀手锏的时候,突然,声势隆隆,有什么东西铺天盖地而下……

毫无防备,措手不及,平台上的黑衣人和晴雯他们此时就在冰崖的正下方。

立时间,人们胆战心惊,却又逃无可逃。

晴雯定睛一看,原来是从断崖之上砸下无数的冰锥,落在半空中时,就好像一把把晶亮的锥子,直扎向平台上的人们。

“好家伙!不是不到,刚才那是时候未到啊。”茗烟心里叹说。

此刻,晴雯有了一丝的犹豫:“如果以身救助平台上的自己和黑衣人,那么,就又是一档背叛宝玉他们的行为。

“可是,如果自己不同时自救,并连带着救人的话,不消一眨眼的功夫,所谓的‘小书生’和追击而来的黑衣人们就要一起‘灰飞烟灭’啦。”

晴雯心思果断,专注力一凝,她那仅破镜级别的青峰功再度派上了用场。

女巫出场般,晴雯口中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

在黑衣人和茗烟都抱头的一刹那(此刻,他们要想鼠窜,也都窜无可窜),晴雯口诀之力上扬,竟然,截取了下落中的根根致命的冰锥,口诀之力神奇地产生了热力,将一根根冰锥在半途中热得化掉……

“哗啦啦——”,半空中全无了冰锥的影子,只见一桶桶冰水不期然地浇灌下来,将晴雯和黑衣人重重地砸趴在了地面上。

“哎呦!你大爷的!太冰啦。”同样被冰水扑倒在地面上的茗烟止不住地骂娘。

劫后余生,老张第一个吃力地站起身来。

茗烟简直眼睛湿润,连风铃也在沉痛的被砸之后趴在原地、吃力地转头,然后崇拜地看向老张。

老张他这是体现了南周御林军打不垮的军人风范啊,原本,军人信条就包括有“忠孝不能两全!”、“打死也不说!”等等。而此刻,老张很符合军队信条中的一条——那就是“站直喽别趴下”。

任万人也想不到,遭此冰雨厚厚的砸击,还能有谁站得起身来,且气焰不灭,器宇照旧轩昂?!

况且,老张那是始终在挺直着腰板。

茗烟感动加钦佩,直说:“头儿,你真有骨气。”

老张双手叉在腰际,豪气不减,对众黑衣人说:“这还不是我御林军的本色?!”

风铃也是钦佩加感动,动情地说:“张大哥,咱们虽然是劫后余生吧,或者说,劫还在道上呢,但是,也烦请能容小弟给你来一张影像,并上传那云端。

“想我风铃半生浮萍遭际,随军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啊,什么英雄豪杰没采访过,然而,这次,我才真正地逢到了,也才真地见识到了什么是历经百战的架势。瞧,你这叉腰的军人风姿、绷直身板的军人气势!”

老张听此由衷地赞赏和钦佩,不觉尬笑着说:“两位兄弟,咱能不能不夸啦?!实际情况是你们的理想照进了现实,让你们的审美在这我这个形象上找到了对应。”茗烟睁大眼睛说:“老张,你这话我听不懂啊。”

风铃说:“老张,想不到你的分析如此鞭辟入里,我这是第一次发现你根本就不是个大老粗。”

老张才不理会这二人的多话,继续说道:“这袄,已经冻成直筒子啦,板板地,僵硬不弯。所以,我就是想折腰,那条件也不允许啊!”

“千万别这么说,”茗烟做了个抱拳的动作:“哥,你这是谦逊啊。谦虚过分就是虚伪。”

老张苦笑着,连摆手拒绝的气力都没有啦。

风铃说:“别说,叫这么冰雨一砸,立马,我人就头脑清醒起来,诗句简直是喷涌而出、拦也拦不住啊,什么‘铁马冰河入梦来’、什么‘独钓寒山雪’……”

“啧啧,”茗烟被冰水折磨到这个地步、却还能坚毅不拔地保有吐糟的天分,他再次有感而发地对风铃说:

“敢情,你这创作都是这么靠外力给激发出来的啊,那好说啊!打明天起,兄弟为了帮你,就先胖揍你一通。”

风铃白了茗烟一眼,说:“早就告诉你,创作那是很金贵、很娇气的一件事情,心情很重要、新鲜度很重要、老天赏不赏饭很重要,不期然的知遇很重要……

“所以说啊,如果你已经预谋好了任何针对我的刺激计划,假若事先被我给知道了,那对创作起不来什么作用。

“什么情况对创作起作用呢,倒是这种猝不及防地一阵冰锥变冰雨,把人都给吓了个半死的时候,那创作者还会愁写不出从心里发出来的原创?!”

茗烟大呼:“哇,你这回可是给我说明白了:有原创能力的人就是受虐狂,越遭受到那些猝不及防的罪,越忙不迭地、喜不自胜、不胜感激施虐方地把这些困难转化成激情写作。”

晴雯听得,也不小心地“扑哧——”一下给逗乐啦。心想:“茗烟你如此有慧根,你要是是宝玉那种含着金钥匙降生的公子哥,就凭你这悟性,估计还没守住王孙贵族的福命,就已经看破红尘、直接出家去了呢。”

茗烟正拍着自己的胸脯,继续说道:“要想被猝不及防地刺激,那还不容易?!这一点,在和平时期,你尽管来找我,我出点子,我还执行点子,保管让你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遭上一通罪,我这出力出点子也没啥私心,也不是什么‘癖好’戒不掉的,我就权当是为了你的写作做贡献了吧。”

此时,老张身上的衣服已化。

经这么一折腾,他一下子就如一朵开败了的花,瘫坐在地上。

在大太阳之下,众人身上的冰水开始被一点点蒸发,一时间,一个个被冻得龇牙咧嘴、面目苍白、呼吸困难……

茗烟哆哆嗦嗦,看向断崖的尽头。

然而,大太阳下,地面上蒸发出的水分开始云雾缭绕,茗烟根本就看不清头顶上的断崖所在。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网上预约
贵州省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辽宁最好治白癜风的医院
临沂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合肥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