械医第二百八十四章灵感

2020-01-21 20:00:36 来源: 青海信息港

械医 第二百八十四章 灵感

ps:大家猜猜苏弘文想到什么办法了,猜中有奖!

晚上又能跟安紫楠单独待在一起,这对于苏弘文来说绝对是好事,他现在已经期待晚上的相处时光了,为此苏弘文有些小激动,还有些小紧张,此时的他就跟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大男孩一样无比期待这夜晚的到来,但又担心自己晚上的表现不够好,不能讨得佳人欢心。(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

很快就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苏弘文心中满怀着期待与紧张把安紫楠送到了医院,而他则去了诊室,坐在那里脑袋还在想晚上该如何跟安紫楠相处,正想着响了,是杨佳怡打来的,让他回科室商量下刘冬梅的治疗方案。

苏弘文跟导诊的护士说了一声就上楼了,刚到办公室詹泽丽就急道:“苏哥你可回来了,你上午收那病人说什么也不用药,现在喘得实在是厉害,这可怎么办?”

刘冬梅住院后詹泽丽就请了内科会诊,内科的会诊意见就是立刻终止妊娠然后治疗刘冬梅的哮喘跟肺源性心脏病,这意见跟苗思慧说的一样。

可刘冬梅是想保住孩子的她那里能同意,于是就拒绝用药,她知道用药可能导致肚子里的孩子出现畸形,而且刘冬梅还说苏弘文会有办法保住孩子的。

这情况让詹泽丽很急,中午就想给苏弘文大,可那会刘冬梅吸氧后喘息好了一些,看她情况还算稳定詹泽丽就没把苏弘文喊过来。可到了下午刘冬梅喘得又厉害了,詹泽丽没办法只能先找杨佳怡看了看,然后杨佳怡就把苏弘文给喊来了,因为患者一直说他有办法保住孩子。

苏弘文听詹泽丽说完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时候杨佳怡道:“小苏我的意见跟内科一样都是立刻终止妊娠,不然产妇有危险,你的意见那?”

苏弘文叹了一口气道:“我开始也是这个意见,可那产妇家里情况特殊,她想保住孩子。”说到这苏弘文就把李俊海家里的情况又说了一遍。

杨佳怡听了后先是叹了一口气,随即道:“患者的心情我理解。可以她的情况必须得终止妊娠了。不然一旦出现什么情况大人跟孩子都保不住,你去找患者或者家属谈谈吧。”

现在刘冬梅就信苏弘文,别的医生说的话她是根本就不听,所以只能让苏弘文去找她谈。

苏弘文想了一下道:“杨主任给我点时间让我在想想办法。”

听到苏弘文这话杨佳怡一下急了:“小苏不能在耽误了。以患者的情况除了终止妊娠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如果你一意孤行万一产妇出现什么情况这你承担不起。”

“我知道。这样,给我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小时后我还想不出办法来我就去找患者家属谈。”苏弘文也知道以刘冬梅现在的情况来看在拖延下去太危险了。他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进入到飞船中求教下和塞尔。

杨佳怡皱着眉头道:“那行,你快点吧。”

苏弘文点了点头就出了办公室,他直接进到卫生间的隔间里插好门就进入到飞船中,以前苏弘文都是晚上才进入到飞船中进行培训,白天他是很少进来的,和塞尔看他现在这个时间进来就知道有事,不用苏弘文说便道:“又出现了棘手的病人?”

苏弘文点了点头就把刘冬梅的情况说了出来,和塞尔想了一下道:“以地球目前的医疗科技这种病也不是没办法可想,就看你能不能想得到。”

看老师又卖起了关系苏弘文苦笑道:“老师现在患者情况很危险,随时都可能出现生命危险,我实在是没时间想办法了,您就提点我一下吧。”

和塞尔看苏弘文确实急,便道:“威胁胎儿生命的根本问题是缺氧,威胁产妇生命根本问题是哮喘与肺源性心脏病,现在产妇跟胎儿确实是一体,但如果你把他们当成两个单独的个体来考虑治疗方案那?”

“您的意思是把胎儿取出来?不行,孕周太短这个时候孩子还没育完全,贸然取出来等于是要了他们的命。”苏弘文感觉自己老师今天有点怪,他说的这办法跟终止妊娠有什么区别?

和塞尔听到这不悦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要全盘考虑患者的病情,更要有散思维,现在胎儿是在产妇的肚子里,但谁让你把他们分离开了?他们在一起你就不能单独给他们治疗吗?”

苏弘文听到这眉头皱得更深了,呢喃道:“这怎么能单独治疗?胎儿就在产妇的肚子里,要想治疗胎儿的缺氧就得先治产妇的哮喘与肺源性心脏病,可要治疗的话就得用药,现在治疗这两种症状的药都可能导致胎儿畸形,不用药根本就改善不了产妇的缺氧症状,产妇缺氧也就意味着孩子缺氧,这,这……”

和塞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叹了一口气道:“你就不能跳出产妇跟胎儿是一体这个观念?你要把他们分开对待,治疗产妇的哮喘与肺源性心脏病是一个治疗方案,治疗胎儿缺氧又是另一种治疗方案,分开使用,明白了吗?”

听到这苏弘文眼睛就亮了,他兴奋的喊道:“我明白了,明白了。”说到这苏弘文眉头又皱到了一起:“可用这种办法没有相应的器械啊?”

“怎么没有?你所在的这医院就有,好了我就提点到这,至于这个治疗方案怎么完善那就是你的事了,话我都说到这地步你要是还不能把这个治疗方案完善我看你也别当我学生了。”和塞尔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苏弘文出了飞船就待在臭烘烘的卫生间里,他皱着眉头在那冥思苦想,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个小时后苏弘文突然欢呼一声喊道:“我想到了,想到了。”说到这他打开门就冲了出去。

气喘吁吁的跑到办公室后苏弘文立刻急道:“杨主任我想出办法来了。”

杨佳怡扭过头来道:“你想出什么办法了?”

苏弘文张嘴就把自己的办法说了出来,他本以为杨佳怡会同意他的这套治疗方案,可谁想杨佳怡却摇头道:“苏弘文你疯了吗?你说的那种办法根本就没人用过,这种全新的方法没有得到临床验证风险是相当大的,如果你手术失败的话产妇跟胎儿都会死亡,这个后果你承担不起,我看还是终止妊娠吧,这个办法最为稳妥。”

“杨主任我知道这办法目前没人用过,但咱们现在用的那些手术方法以前不也没人用过,最后还不都是人想出来的。”苏弘文有些急,他想出的这个办法是目前唯一能既保住产妇又保住胎儿的办法,当然风险也不小,一旦失败产妇跟孩子一个也活不下来。

杨佳怡看苏弘文还坚持自己的意见,感觉他能动脑子是好事,不过他想出的那治疗方案太匪夷所思,而且风险也太大了,成功的话苏弘文可以一举成名,可要是失败了那?这个后果不是他能承担起的。

想到这杨佳怡劝道:“小苏你肯动脑子是好事,但你想出来的这个治疗方案风险太大,还没有临床验证,一旦失败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你可能会吃官司,这样的话你一辈子就毁了。”

苏弘文不想放弃这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治疗方案,继续坚持道:“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产妇肚子里的三个孩子就那么死去吧?杨主任您就支持我一次吧。”

杨佳怡看苏弘文还要坚持,无奈道:“这样吧,咱们来个全院会诊,一会你把你的治疗方案说给大家听,如果大家有半数人支持你的话,那就试试,可要是过不了半数你就放弃这治疗方案,采取常规的终止妊娠。”

“好吧。”苏弘文只能答应下来,他想出这个治疗方案是需要手术的,而且牵涉到其他科室的手术器械,如果杨佳怡不同意的话,这手术他是没办法做的。

杨佳怡叹了一口气就开始打,这台手术牵涉到的科室主任杨佳怡全喊到了,连苗思慧都给请了过来。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苏弘文跟着杨佳怡到了小会议,他上来也不废话直接先说了产妇的症状,内科主任田杰听完后道:“患者哮喘与肺源性心脏病如此重是不可能保住胎儿的,我们内科的意见还是终止妊娠,保住产妇。”

其他科室的主任跟苗思慧也都是这个意见,苏弘文一急就赶紧把自己想出来的治疗方案说了出来。

听他说完大家都是一脸惊讶的表情,谁也没想到苏弘文会相处如此匪夷所思的治疗方案来,但随即大家就都沉默了,这治疗方案根本就没人用过,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用这样的治疗方案风险是相当大的,一旦产妇在术中死亡这就是医疗事故,这个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看大家都不说话苏弘文急了,张嘴道:“我知道这方案风险很大,但这是唯一能救产妇跟孩子命的办法啊?难道大家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那三个孩子死去?”(未完待续。。)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可信吗
金坛市第二人民医院
吉林儿童白癜风医院
青岛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锦州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