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印血魂第一百二十五章烟雨生死

2020-01-21 19:33:24 来源: 青海信息港

龙印血魂 第一百二十五章 烟雨生死

“陈二旦,來吧,与你一战,”

烟雨生一步向前,将烟雨蝶护在身后,要挑战陈二旦,

“如你所愿,”

虽然之前与伍佰交手,战力受一定的影响,但陈二旦依然不惧烟雨生,十分爽快地应战,

烟雨生,当下催动了他的不动冥王体,并沒有什么特别的异象,只是烟雨生催动不动冥王体之后,整个人仿佛变得像是一座大岳一样地立在那里,不可动摇,

“废了他的不动冥王体,”

金狮大喊,

不动冥王体,陈二旦轻语,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体质,目前來说,不管是六丈金身,还是皇道帝龙体,还是路不平的五行体,还是烟雨楼的不动冥王体,还是光明体等等,一个境界差距,二是还有一些其它的原因,互相比较之下,都沒一个高明确的高低之分,此时陈二旦才蜕凡四重的五行体,能不能和烟雨生蜕凡五重的不动冥王体在体质上抗衡呢,还是陈二旦根本就不和烟雨生拼体质,众人各自在心里想着,

陈二旦出手了,沒有功法,沒有异象,沒有大招,直接提着拳头朝烟雨生冲去,见陈二旦想试一试他的不动冥王体,烟雨生提了一口气,也是握拳冲來,他也想试一试陈二旦的五行体,

“嘣,,”

第一拳,是力量上和肉身强度上的试探,

一拳过后,便是一阵刺耳的拳头撞击声,声声震耳,二人打去几十里,打上天空几千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身影翻飞,不断冲撞,这一比拼,似乎沒有尽头,

“草,都九千拳了,”

金狮一拳一拳地数着,

众人的目光,可是随着二人的拳头划出的轨迹,目不转睛,每一拳都牵动众人心,打到最后,每一个人都仿佛在对战的其中一人是自己,

当然,不管如何,今天烟雨生必死,但是不动冥王体和陈二旦真正五行体之前的高低也是人们格外关注,

“草,已经一万拳了,”

金狮再次报数,

不得了,当初疯魔和烟雨生对拼一万拳无输赢,如此看來,陈二旦赢了,毕竟他只有蜕凡四重的境界,其它的大境界,小境界上高矮一个或许对体质沒多大影响,但炼体境和这蜕凡境,跟体质息息相关,高一个小境界,不光功法强度,就是体质也会强不少,从这一点來讲,陈二旦赢了,若是陈二旦也是蜕凡五重,说不定烟雨生已经被打趴下,

打到后面,陈二旦每呼吸一下,都有五行之气从他的口中吐纳,而烟雨生,全身有一层死气在蒸腾,

“杀,,,”

到一万零八百拳之际,陈二旦大吼,要一拳分胜负,

“啊~~~”

烟雨生同样大吼,呼应陈二旦,要一拳定输赢,

“嘣,,,,”

两个拳头重重地碰在一起,如两颗星球对撞,

陈二旦的五行体,其中有土之力,土之力厚重,而烟雨生的不动冥王体,号称不动,也有厚重的特点,所以二人一拳对碰之后,都沒有任何一方被弹飞,二人就这样对视着对方,相隔两只手臂的距离,

“五行,相生相克,循环不息,这才是正宗五行体,”

就在众人不知道到底谁的体质牛逼的时候,陈二旦开口如此说道,

烟雨生不语,只见他再也稳不住身子,踉跄后退,

后退十几步之后,烟雨生才稳住身子,只见他肉身裂了一些口子,死气不断从口子里冲出,

“啊~~~~”

烟雨生大吼,一身死气迅速喷发,而后凝结成一柄死气之剑,烟雨生握着这柄死气之剑,猛然朝陈二旦刺來,这一剑,十分强大,生死必有死,才能达到生死平衡,所有一时间,方圆数十里的范围内,生机被烟雨生一剑抽空,虽然如此,但是还是不能平衡他手死气之剑所蕴含的死气,

面对烟雨生这一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仿佛要被烟雨生这一剑抽去,陈二旦依然沒有动用其它功法,同样只运用自身五行体的特征,五行化作五行战甲披在身上,将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

烟雨生那死气之剑刺來,刺在五行战甲之上,顿时入甲一寸,只不过死气之剑入甲一寸之后,便不能再进丝毫,

“啊,,,,”

烟雨生大吼,他的头顶,九个洞天大开,九道巨力加持,想要刺穿陈二旦的五行战甲,然而陈二旦引动天地五行,汇聚而來,天地五行之力成流,流向烟雨生死气之剑刺中的位置,全部加持在那里,这样一來,任凭烟雨生如何发力,依然是丝毫不能进,

知道烟雨生无招,陈二旦主动发力,往前挻进,然而烟雨生发力顶住,

“噗呜~~~~”

一下间,死气之剑承受不住陈二旦和烟雨生的前后之力,一下子崩溃,爆散开去,烟雨生皱眉,迅速将这此死气吸入自己的身体内部,

“还有什么招数,使出來吧,”

陈二旦睥睨着烟雨生,说道,

“哼,”

烟雨生冷声大吼:“烟雨圣楼,,,”

烟雨生大吼之下,绾诀捏印,施展所谓的烟雨圣楼,

“呜呜,,,”

烟雨连天,形成一道道的狂流,席卷天空大地,烟雨之中,一道神圣的气息铺天盖地地散开,而后一座圣楼虚影出现,这一招烟雨圣楼,是烟雨生最强大的一击,非同小可,

陈二旦感到凝重,所以他同时发动两记大招,左手一招白虎跳峡,右手一招龙逆,

“吼,,,”

杀伐之气开道,白虎一往无前,

“嗷~~~~”

龙气蒸腾,大龙怒击九天,

白虎大龙并肩,合力冲向那圣楼虚影,

不得不说,陈二旦同时施展两记大招,身体险些抗不住,打一个趄趔,不过这样的效果比较如意,一声爆炸过后,所有功法虚影消失,剧烈的气劲冲击波将陈二旦和烟雨生冲击的上下起,

“噗,,,”

二人同时落下地面,然而烟雨生喷出一口血來,他败了,不敌陈二旦,

“杀,,,,”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知道陈二旦有三足鼎,动用青色烟雨剑也无用,也许是别的一些原因,烟雨生并沒有动用他的青色极品烟雨剑,而起大吼着朝陈二旦冲來,临死反搏,

陈二旦不会对烟雨生心慈手软,抱以必杀之心,不光是烟雨生曾经困杀自己,更因为烟雨生出身烟雨楼,这是永远的敌人,对敌人心慈手软就是,就是傻逼,

所以陈二旦右手握紧拳头,等待着烟雨生逼近自己,

烟雨生视死如归,一直逼近陈二旦,直到陈二旦一拳轰出,他依然奋不顾身,

“嘣,,,,”

陈二旦一拳轰在烟雨生胸膛上,然而烟雨生口中吐血,依然咬牙向前,双手抱住陈二旦,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震惊了,左辰金狮他们慌了,只是这种情况,他们也无力救援,只祈祷陈二旦能挻过來,因为谁都看得出來,烟雨生要自爆,

“轰,,,,”

血沫漫天,无尽的死气像爆炸一样冲天而去,除了一个响声,烟雨生什么都沒留下,

所有人都盯着陈二旦,想看看陈二旦怎么样了,

直到死气散尽,陈二旦依然是陈二旦,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身上连一丝血雾都沒有沾到,因为他刚才释放了领域,

“呸,,,”

陈二旦叶了一口浊气,

烟雨生死,就只剩下烟雨蝶了,

……

江西英岗岭矿务局职工医院
彭州市天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郴州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宿迁妇科医院
柳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