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神战帝 第二十九章 入玄阳宗

2020-02-15 21:04:18 来源: 青海信息港

斗神战帝 第二十九章 入玄阳宗

黄昏时分,太阳西垂。

在玄阳山脉中穿行的兽车队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座直耸云霄的巨大山峰。

正是玄阳山脉的主峰——玄阳峰。

山高一千八百丈,山峰顶部,有着皑皑白雪,山下却是翠翠荫荫。

玄阳峰山脚下,约百丈外,大路旁边便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书‘玄阳宗’三字。

三字如刀刻剑划,十分凌厉,大气磅礴。

兽车队经过,车上的玄阳宗新弟子都看到了这块石碑,目光中皆透露出崇敬与兴奋之色。

玄阳宗,终于到了。

兽车队到达玄阳宗,直入外门而去。

外门四堂,分别位于玄阳峰山脚的四个方向,青河堂在东、紫山堂在南、东林堂在西,东扬堂在北。

罗凡等新弟子,是从青河郡收来,归属青河堂,到达玄阳峰后兽车队便离开主道。

主道直接上山,通往玄阳宗内门,左右各两条岔道,通向外门四堂,兽车队直接前往青河堂。

玄阳峰山体高耸,底部巨大,占地方圆数十里,外门座落在山脚四方,每一堂都占地极广,房屋众多。

并且,每一年都有外门弟子修为突破武道七重,晋升内门弟子,或者是年纪到了外门弟子的界限,出师离开宗门。

所以,新加入一百名新弟子,对于外门四堂没有任何压力。

青河堂的广场上,有着大量弟子汇聚。

今天,是新弟子入门之日,青河堂的弟子都来自青河郡,老弟子们对于这一批新弟子的到来,都很感兴趣。

“又是一届新弟子入门之时,不知这一次我们青河堂,有没有特别出众的新弟子,能够在入门大比上出出风头,别让我们青河堂又垫底了。”

“哎……我们青河堂的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上上届还有人能在入门大比上冲进前十,上届可是连前十都没进。”

“此言差矣,上届弟子是不怎么样,不过这一届我们青河郡还是有着几个不错的天才,其中两个,尤为出色,足以与另外三堂最天才的新弟子争锋。”

“不错,宋家的宋天乔,十一岁踏入武道一重,十四岁突破武道三重,可位列一等天才,有很大的希望冲击前十之位。”

“我听说项家的项少云资质更高,十岁踏入武道一重,十三岁突破武道三重,现在十五岁,已是武道三重巅峰的修为,可位列超等天才,入门大比前十他是稳当当能进,并且,有很大的希望冲击前四。”

“哦……看来这一届我们青河郡倒真是出了几个不错的天才弟子,不过其他三郡的弟子向来不弱,不知这一届能不能超过紫山堂或是东扬堂,别让青河堂连续三届垫底,否则我们青河堂弟子可真是脸上无光。”

“这可不好说,东林堂向来强盛,自不必说,我听说紫山堂、东扬堂这一届的弟子中,也有不少极为出色的天才人物,青河堂想要避免连续三届垫底,难啊……!”

……

青河堂的弟子们闲聊着,直到一队兽车出现在他们的视野,才安静下来。

五辆兽车进入青河堂,在广场上停下,众外门执事、新弟子纷纷下车。

“看,第一辆兽车下来的那个身材魁梧的方脸少年,穿黑衣服的那个,便是项少云!”

“第二辆兽车下来的那个青衣高瘦少年,便是宋天乔,他和项少云是青河郡这两年最负盛名的两大少年天才。”

……

从多新弟子中,项少云、宋天乔一下车便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虽然项少云和宋天乔现在都只是武道三重武者,比起这些老弟子的修为都低,但他们两人的潜力却不是这些老弟子能比,将来成为内门弟子那是铁板钉钉的事。

因此,即便是修为已经达到武道四重甚至修为更高的老弟子,看着项少云和宋天乔目光中都没有丝毫的轻视,反而极为的尊重。

一位真道强者从青河堂深处踏虚而来,正是郑星河,真道强者能够御空飞行,他和大黑牛结伴而行,先一步回到玄阳宗。

郑星河已经将大黑牛的信息汇报宗主,大黑牛已经正式成为玄阳宗的护宗灵兽,地位与长老等同,且应大黑牛的要求,它就在外门青河堂修行。

郑星河来到广场上空,下方,众外门执事已经指挥百名新弟子整齐列队。

无论是新弟子,还是青河堂的老弟子,看到郑星河都露出敬色,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郑星河道:“今天,青河堂来了一百名新弟子,欢迎各位加入青河堂这个大家庭,不过,我并不希望你们在这个大家庭停留太久。

我希望你们能够认真修炼,争取早日突破武道七重,成为内门弟子,这样对你们自已是最好的结果,也是为青河堂争了光。

今日天色已经不早了,各位执事将新弟子的住处安排好,明天一早,继续到这里集合,出发前往东林堂,参加新弟子入门大比。”

言罢,郑星河便转身踏虚离去。

临走时郑星河看了新弟子中的罗凡一眼,微微点了下头,示意已将大黑牛安顿好。

每一辆兽车上,都有一个外门执事,一位外门执事,负责同兽车的二十名新弟子。

与罗凡、苏幼萱共乘一车的外门执事正好是禇玉堂。

“你们这些人,跟我来。”

禇玉堂对罗凡等同一兽车的新弟子招了招手,道:“在青河堂,我禇玉堂就是你们的负责人,宗门有什么事,由我负责通知你们,你们有什么问题,也都先向我通报,现在我先给你们安排住处。”

禇玉堂作为武道八重的强者,看着这些年纪轻轻,修为低下的新弟子,目光中有着一股傲视之色。

不过,当目光扫在罗凡、苏幼萱身上时,却是神色瞬间变化,罗凡拥有一阶蛮兽,可是令禇玉堂极为的印象深刻,不敢轻视。

青河堂占地甚广,弟子居住区有着一列列平层房间,每一列二十个房间。

每一届新弟子进入玄阳宗,都居住在第一至第五列一百个房间,外门四堂,皆是如此。

禇玉堂将罗凡、苏幼萱等二十人带至第三列房间,将罗凡安排在三零一号,苏幼萱安排在三零二号,排序很明显的要优先于其他弟子。

众弟子被安顿到住处后,剩下的时间便自由了,那些老弟子纷纷找上与自己同族的师弟,互相交流着,十分热闹。

罗凡、苏幼萱在玄阳宗没什么熟人,自然是无人问津,两人检阅一下各自的房间后,便来到门口聊着天。

今天来到玄阳宗,两人心中都新奇得很,自然是有着诸多见闻要聊。

“沈若龙师兄来了,都不知道向沈师兄问候吗?”

罗凡和苏幼萱聊了一阵,突然远处传来一道大喝声,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只见这列房屋所在的尽头,一行人正向前走来。

为首者是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一身紫色华丽长袍,目光睥睨,傲视一切。

紫袍年青人透露着武道六重的气息,这等修为在玄阳宗外门弟子中已经是至高的存在,两者往上突破,就得晋升为内门弟子。

青河堂只是玄阳宗外门四堂之一,拥有的武道六重弟子,并不是很多,尤其是这种二十出头的武道六重,屈指可数,每一个都是青河堂弟子中的巨头。

沈若飞,正是青河堂弟子的巨头之一,是青河郡沈家在青河堂修为最高,实力最强的后辈。

在沈若飞身后,还跟着几人,修为从武道三重到武道五重不等,其中那武道三重的年轻武者,正是沈家这次进入玄阳宗的天才后辈‘沈真杰’。

沈真杰的目光,远远的锁定了罗凡。

“沈若飞师兄好!”

见过沈若飞师兄!“

……

感受到沈若飞主动散发而出的武道六重气息,众新弟子神色一肃,一个个神色恭敬的问候。

无论是沈若飞武道六重的修为,还是青河郡沈家的背景,都令这些新弟子感受到极大的压力,不敢对沈若飞不敬。

沈若飞顺着沈真杰的目光看到了罗凡,径直往罗凡而来。

“你……就是罗凡?”

沈若飞目光微微斜视,看着罗凡道。

“不错,就是他,飞哥,他仗着身边有头一阶蛮兽,在青河郡好生猖狂。”

沈真杰盯着罗凡,语气中带着愤恨之意。

沈真杰作为沈家家主的长孙,却被罗凡当众一顿爆打,心中一直怨恨得很。

只是因为罗凡身边有大黑牛这头蛮兽,无论是沈真杰自己,还是背后的沈家都不敢找罗凡任何麻烦。

现在,罗凡成为玄阳宗弟子,身边的蛮兽大黑牛不见了,沈真杰又遇上了沈家在玄阳宗的天才后辈沈若飞,自然是想报那日一顿爆打之仇。

“你是哪个?”

罗凡看着沈若飞,淡淡的问道。

别人害怕沈若飞

,罗凡却是丝毫无惧,虽然他现在还无法与武道六重的高手抗衡,但在玄阳宗,宗规森严,谅沈若飞也不敢造次。

“这位是沈若飞沈师兄,我们青河堂的几大巨头之一,武道六重天巅的超级强者。”

沈若飞身后,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年轻弟子喝道,言语中对沈若飞极为尊崇。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