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神秘人物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22:25 来源: 青海信息港

小朱很笨,而且不是一般的笨,有时笨得真的跟猪一样,但他遇到一个绝好的老丈人。确切地说应该是未来的老丈人,因为还没结婚,他未来的老丈人送了一辆四十多万的小轿车给他。这恐怕会让好多稍微有点聪明的小伙子心理不平衡,说不定还会破口大骂那个老丈人有眼无珠,心想我比他强得多你为什么就看不到我。  那辆车是什么牌子我没有注意,我对车牌车种很不敏感,也不想去记,糖酒会我到他们厂里去时,小朱就是开着那辆车接我送我。  小朱给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对人热情,彬彬有礼,长得也比较帅,西装革履的,看起来也很精神。他也是个文学爱好者,他在跟我讨论文学谈到《围城》和《三重门》时,更是显得才思敏捷,才气逼人。他说《三重门》写得很好,韩寒很有个性,敢作敢为。他认为《三重门》里的故事情节倒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关键是他的语言,幽默,机智,处处都有钱钟书的《围城》的影子而又处处高于《围城》,《三重门》比《围城》写得更好。他认为《三重门》的语言非常流畅,真的可以说是行云流水,而且他在《三重门》里也没有发现一处语病。他觉得《围城》相对来说就略显蹇涩,而且偶有语病。接着他又说这也不奇怪,他说钱钟书先生当时是处于文言文向白话文过渡的时期,语言还没那么规范,而韩寒是站在巨人的肩上,当然可以比巨人更高。他说有人不赞同他的观点,说什么钱钟书先生是大师级的,韩寒是不能与钱钟书相比的。他就反驳说你怎么知道韩寒不是大师级的,现在不是,以后说不定也会是的,而且韩寒在他的粉丝的心目中毫无疑问已经是大师级的了。他嘿嘿笑了一下,接着又声明说他没有诋毁钱先生的意思,他很幽默地说他自己连舔钱先生的脚趾头的资格都不够,说钱先生地下有知,肯定也不会认为他是在诽谤钱先生的。接着他总结似地说道,无论如何,钱先生和他的《围城》也永远会在文学史的光荣榜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我问他是不是韩寒的粉丝。  他说不是,他说他既不是韩寒的粉丝,也不是其他任何人的粉丝。他对粉丝一词非常反感。如果有人说他是谁谁谁的粉丝,他就会有一种反胃的感觉,甚至像吞下了一只苍蝇。曾经有一个自鸣得意的人说什么他是她的粉丝,他差一点吐了出来,他只不过是碍于情面很不情愿地吹捧了她几回。韩寒的书他读过几本,觉得只有《三重门》写得,其他的都显得稍嫌粗糙。接着他又声明道,他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说他就能写得出很细腻的东西出来,正像我们不会唱歌,但我们能听得出歌的好坏一样,并且好不好还不是他说了算,他说了什么都不能算。他说他同样连舔韩寒的脚趾头的资格也不够,他只是说说他个人的感觉而已。  他看过一次韩寒打广告的镜头,当时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词:奶油!他再次声明,他不是说韩寒幼稚有奶油味的意思,他想那意思应该是说韩寒的皮肤很好,气质形象都很好,显得很青春很青春好像永不衰老的样子,他想除此之外应该没有别的意思。他说如果韩寒要骂他的话,他先投降,把白旗举高点。韩寒的广告镜头他只看过一次,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给他的印象非常深,说是浸入骨髓也毫不过分。韩寒真的是非常英俊,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足以让千金小姐们为之拚命,尽失温柔也在所不惜。如果他是女人,假如他没有胆量说爱韩寒,也会在梦里悄悄地拥抱韩寒,悄悄的去舔韩寒的脚趾头,即使韩寒的脚趾头是臭的他也会舔,会舔得津津有味的,就像小时候吃奶一样。小朱说到这里又嘿嘿一笑。  他在谈到外国文学时,也很有见地。他说外国文学是要读原著,翻译作品不能准确的表达原著的意思和意境,有的翻译作品甚至完全歪曲了原著,要不就是丑化了原著,把原著弄得面目全非,原著本来是很好的艺术精品,但蹩脚的翻译家却把它弄得一点艺术的味道也没有了。他说他近看到的一篇屠格涅夫的叫《乞丐》的翻译作品,简直糟糕透顶。《乞丐》是屠格涅夫比较有影响的作品之一,既是散文诗又是微型小说,他看的那篇翻译作品小说不像小说诗不像诗,男不男女不女的,遣词造句更是非常粗糙,在原著的脸上涂抹了一些垃圾和粪便,彻底丑化了原著,他相信原著应该还是非常好的,虽然他没看过原著,他不懂俄文也看不懂原著。他想《乞丐》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它的思想性,它的思想性也只能在当时那种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才能显现它的光芒,放到今天那就黯然失色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屠格涅夫以一个老爷的身份要去跟一个乞丐握手并称兄道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别人做不到的但他做到了,他能标新立异与众不同所以也就成了当时的新闻。很多翻译作品大概因为翻译得不好让人看了一会儿就会打瞌睡,会给你催眠会让你打瞌睡的还算艺术品吗?又不是什么高深哲学。与其看这样的所谓的作品,还不如不看,还不如直接躺在床上摆伸摆伸的睡大觉来得痛快。  小朱口若悬河,一口气谈了很多。  我问他懂得几个国家的语言,他谦虚地说只懂得一点英语,但是不精。  我当即就向他发出邀请,我说你一定要到厦门来,帮我做做市场,你口才那么好,肯定会迷倒很多客户,尤其是那些老板娘和老板的千金们。我向他们厂里提出了申请,希望他们把小朱派到我这里来。糖酒会结束不久,他果然也如约到厦门来了,然而,遗憾的是,他来到厦门的表现,却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的才气也烟消云散,变得笨拙无比,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他经常走神,有时目光呆滞,像死鱼的眼睛,有时他的目光又显得极为深邃和犀利,仿佛在极力回忆什么似的,又仿佛要洞穿墙壁一般。他的思维非常紊乱,他的表达能力和理解能力也突然显得非常的差。有时一个非常简单的事他也表达不清楚,有一次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当着我们业务员的面对小朱发了脾气,我居然失态拍了几下桌子,我虽然极力压低我的声音,但终于没有压住几乎是吼了起来,我说你到底要想说什么?有的事你对别的人只说一遍别人就清楚了,但你对小朱说了好几遍他也弄不清楚,有时他说他清楚了,但实际上根本就没弄清楚。有一次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他一直问一直问,我也不知道要对他如何解释他才能明白了,我几乎是哀求一样的对他说,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问了,我要哭了,我要跟你下跪了。他跟我们的业务员一起到客户那里去时也很少讲话,显得傻乎乎的样子。本来想指望他给我们增加一份力量,然而事实是适得其反,反而削弱了我们的力量,他把我们大家的心情搞得那么糟糕,影响了我们心情当然也会影响我们工作,影响工作不就是削弱了我们的力量吗?我们业务员的目光看他时也有点鄙视的意味。他一直说他很累,头昏脑胀的,来了几天也没听他提起过文学的事,像他这种情况,我也没有心情跟他讨论什么文学。我怀疑他有心理障碍,我甚至还怀疑过他有精神疾病,后来证实他精神疾病是没有的,但有心理障碍却不能排除。  我很纳闷,小朱前后的反差怎么会那么大?他老丈人为什么要选这么一个笨的人做女婿?为什么要送车给他?而且是那么好的车!他老丈人是干什么的?他的未婚妻又是怎么一种情况?是不是比小朱更糟糕?他老丈人是不是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选中了小朱?小朱父母又是干什么的?他父母以及他老丈人跟他们厂里又是什么关系?厂里又怎么会接收他这样一个人?而且还是名牌产品名牌企业,还让他来做销售,难道厂里对他真的不了解?短时间不了解还说得过去,那么长的时间了还不了解吗?据小朱自己说他从小就在厂里长大,但问他父母他老丈人是干什么的时,他就顾左右而言他。我感到有很多谜团,这些谜团使小朱笼罩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关键是他这样怎么工作?于是我就给他们厂里的销售总监打了个电话,把小朱在厦门的情况谈了一下,然后我说请他们把小朱召回去算了。接下来总监又对我说了一些小朱的事情,才解开了我心里的谜团,也让我感慨不已。  小朱以前是一个很的青年,很有才华,很会处世,人缘很好。他父母是他们厂里的老职工,他大学毕业后也来到他们厂里上班,工作能力也比较突出,厂里对他的评价非常高。后来因为一次车祸他为了救一个人而遭了脑震荡,曾一度失忆,现在正在恢复期。他一再要求出来工作,前段时间在厂里的时候,好像觉得他恢复得差不多了,于是这次就派了他出来,但现在看来在外面奔波或者在陌生环境下他还不能一下就适应得了,说不定还容易引发他的旧病。  总监还给我透露了一个消息。小朱救的那个人就是小朱的女朋友,他女朋友的父亲就是他们公司的老总。为了治疗他的脑震荡,他女朋友也花了不少心血和精力,他女朋友并没有因为他的脑震荡而舍弃他,并且发誓要守候他一辈子,一定要找回以前的小朱。我们也一定要找回以前的小朱,总监又补了一句。  总监又对我说要我们多多体谅小朱。  你能不体谅他吗?小朱的反常现象,应该是他脑震荡的后遗症的反映。我不仅仅能体谅他,而且多了几分怜惜和敬意。我也要帮他们找回以前的那个才华横溢的小朱。我为我曾经对他发过脾气深深地感到不安和内疚,我在心里一直念阿弥陀佛,祈求阿弥陀佛保佑他身心健康,也祈求阿弥陀饶恕我的罪过。我把这个情况也给我们的业务员谈了,我们的业务员也改变了对他的态度。           共 35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异常勃起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
云南看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